刘柒莞尔一笑,也不回答这个涉世未深丫头的话语。想了想,然后举步向外走去。

小蛮一愣道:“小相公不去娘子那儿了?”

“嗯,不去了,刘柒今日的身份是这里的嫖客,而不是朋友。放浪形骸出现在姐姐面前,不是我的本意,算了,小蛮,你告诉阿姐,刘柒有时间了,再来拜访。”

....

精致小楼之上,崔念奴与李师师同坐案几两侧。

崔念奴魅惑,李师师清冷。

抑扬起伏的琴音,袅袅传声。

小蛮踩着小碎步,从外面带笑走入。

崔念奴抬眉一笑道:“小家伙没过来?”

小蛮呀了一声,然后有些呆愣的道:“娘子如何得知?”

崔念奴提了提眉道:“哎呀,这就得问师师了。”

“嗯?”

小蛮愣愣的看着一旁的李师师,年幼的她还听不懂崔念奴话外之音。

李师师一身白衣,纤手拨完最后一个曲调,随后轻轻一叹道:“的确是个机灵人,能从琴音当中听出我在你的房间。宋江之事,我对他不起,本想当面道歉,他却避之不见。唉,姐姐,看来你的这位小相公,对我误会颇深了。”

“哈哈,妹妹这可就说错了,柒郎第一次来莳花馆,找的可是妹妹你啊,而且,与我相处的时候,也是多次提到妹妹,在他的描述当中,妹妹就如同月宫的嫦娥,遗世独立,那首青玉案虽然是由我唱出,可是姐姐听得出来,柒郎可是专门写给你的呢,唉,伤心啊,没良心的小坏蛋呐...”

崔念奴做伤心的模样。

李师师微微索了索眉,然后纤指再弹。

琴音萧索,正是青玉案的曲子。

“词是好词,人是好人,姐姐若要寻求自己的幸福,何必挤兑,我与他素不相识,不敢奢望他会寄情于我,红颜薄命,师师只求韶华过后,能寻得一方净土,削发为尼,青灯古佛常伴,粗茶淡饭随身,这已是最好的归宿,怎敢奢望嫁得良人。唉,师师累了,姐姐若是再见于他,将这些铜臭与他,算是师师对他的歉疚之报。”

....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刘柒能看懂晦涩的天工开物,却看不懂女人的心思。

种须眉手提长枪,在院子当中纵横穿越。

好武艺,真架势,不是后世台上表演的花花招式。

战阵武艺讲究的是果断,简单,利索。

用最少的气力,杀最多的敌人,这是战阵之人的追求。

种须眉手旋长枪,猛然一掷,长枪顺势落入旁边的兵器架子上面,准确无比。

刘柒暗暗吞了吞口水,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夫人...好兴致....”

种须眉皱了皱眉头,接过小荷手里的手巾,擦了擦手说道:“夫君不喜呆在家里,是为妻做的不好么?”

问题很严肃。

问问题的人也很严肃。

刘柒呐呐的几次开口,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睛转了几圈,看到悠然喝茶的种师道,刘柒就苦笑不已。

以种须眉的性格,她还不至于来问刘柒这样无聊的问题,定然是种师道发现自己好像对种须眉无感,现在是赶鸭子上架,硬要撮合两人了。

“嗯?夫君为何不答,是被须眉言中了?那请夫君说明,须眉为人之妻,当做改正。”

刘柒更加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正踌躇之间,种师道咳咳的咳嗽两声,轻抬了眉眼说道:“嗯,孙婿,你这话写的很好啊,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孙婿,此话可有典故?”

刘柒抹了抹额头的细汗,尴尬的笑了笑走过去说道:“传闻七仙女看中孝子董永,让槐树做媒,董永不解,树是哑巴,如何能开口?

七仙女道,大树不开口,各自两分手,大树若开口,姻缘天配就。

槐树感动,开口说话,不过因为太过激动,将百年好合,说成百日好合,也就造就了两人只有百日缘分。

所以说,一日夫妻百日恩。”

“哎呀...”

种师道哑然。

“原来是这样解释的....”

刘柒愕然,看种师道那不怀好意的模样,刘柒就觉得刚才还不如回答种须眉的问题比较好。

“可是老夫还是觉得不好,无论是一日也好,百日也罢,若是夫妻分居两地,那远亲也不如近邻,也就谈不上情谊了,孙婿,你说是也不是?”

种师道继续引导。

刘柒无奈点头。

种师道满意的笑道:“这就是了,你与眉儿成亲这么久了,还是分居两房,这算什么事情。若是被外人听去,还以为我种家毫无家教,欺负孙婿。以前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夫不过问,但是既然老夫回来了,这个家,还是老夫做主的对吧?”

刘柒麻着脑袋生硬点头。

种师道嘿嘿一笑道:“这就是了,孙婿现在为了事业,没有多余的钱财置办房产,这无可厚非,男儿当如是,不过你们既然已经成亲,孙婿也算是成年了,这样,这将军府的西跨院,今后就赠予孙婿,岳祖送你一个院子,这放在哪里都说的过去吧?”

刘柒继续点头。

种师道又道:“好,既然有了房产,那洞房之事就该提上议程了。”

啥?

刘柒差点咬断舌根。

虽然已经差不多猜到种师道的话语,不过这样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刘柒还是浑身一震。

“这....”

“哈,不要害羞,人生总有个第一次。而且,小荷小竹作为陪嫁丫鬟,早已经通读雌黄之术,要不...”

“不,绝对不要!真的,岳祖,您老相信小子....!”

刘柒满头冷汗,太可怕了!无良的家伙,粗鄙的“武夫”,难怪大宋文人不喜欢你们!

太罪恶了!

“老夫观看了黄历,今晚就是良辰吉日,孙婿以为如何?”

“这么快?”

“哈,不快不快,老夫当年在你这个年纪,已经得了大子。孙婿啊,好好努力,老夫能否实现膝下承欢的愿望,就靠孙婿你了..”

.....

洞房花烛夜,人生三大喜事之一。

刘柒前世做梦了无数遍,最后还是成为遗憾。

可是来到大宋之后,竟然...

是如此唐突之事。

“你准备好了?”

“嗯。”

“那睡吧?”

“你不准备做点什么?”

“哦,那我们一起数星星吧....”

“这是房里!”

“哦,那我教你唱数星星吧....”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