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田一龙感应着脖子间,柳叶剑所散发而出的锋芒,要是他乱动分毫的话,那么这股锋芒绝对会直取脖子,将他的生命收割。

同时李文轩,一股意念传达到柳田一龙的脑海内,虽然他们语言不通,但是意念却是相通的,浩瀚的声音回荡在柳田一龙内心:“告诉我,你来这里的任务!”

只见柳田一龙神色颇为复杂,最后沉重的道:“这次影组派我到华夏来的任务目标是你,同时要带回上古秘盒!”

闻言,李文轩神色疑惑,上古秘匣他根本就不清楚这件东西,难道他身上有吗?柳田一龙感受到李文轩脸上浮现出来的疑惑之色,顿时一股意念传达而出:“上古秘匣是宮部家族所流传的秘宝,据说隐藏着能够打开上古天照大神秘藏的秘密!”

李文轩闻言神色若有所思,宮部家族的秘宝,原来如此,这就是宮部琼花的秘密吧。上古天照大神的秘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的确是可以让他产生兴趣。毕竟传说中的天照大神,也算是久远,估计是隐藏起来的上古秘境。

如果能够到去秘境里探查一下的话,或许能够得到不小的收获。就算不能,也不能够留给倭国他们解答出来。

李文轩手指颤动,顿时柳叶剑直接划过一道剑光,锋芒闪烁,而在剑光浮现的瞬间,柳田一龙同样是目光紧闭,眼中散发出些许的精光。

一道诡异的气息闪烁,剑光消散,在他身躯中,一股意志随之隐晦飘离,只见原地的柳田一龙身影倒在地上,双目紧闭,脖子上鲜血溢出,整个身躯再也没有生机。

而就在这股意志逃窜的瞬间,李文轩神色微动,好似察觉到什么,但好似又没有。而边上的宮部琼花却是突然叫道:“不好,这家伙跑了!”

闻言,李文轩神色疑惑的看着这具尸体,难怪刚才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原来这家伙也有着他的秘术,不过到底是凭借什么办法逃跑。

这时宮部琼花神色紧张的看着李文轩道:“柳田一族拥有的一种秘术叫做血影逃生术。但已经上百年没有人练成了,刚才在你斩杀他的时候,我看见他影子波动一下,和家族中流传的记载相似。”

李文轩神色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尸体,果然他的影子在缓慢消失,最后在灯光下的影子,根本没有呈现出来。

在那瞬间,李文轩神识覆盖在这片别墅区,同样察觉到向外面逃窜的血影,李文轩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脚下柳叶剑浮现而出,剑光席卷,瞬间功夫,李文轩拉着宮部琼花的身影追击那道血影而去。

而逃跑的血影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就算是金丹老祖,也别想要让他束手就擒,这血影逃生术绝对不是他们所能够看破的。

花费他这么多的功夫才修炼成功,这一次总算是用上了,但是他根本就不希望有用上这招的时候。

毕竟血影逃生术就算逃亡成功,因为舍弃躯壳的原因,这一身实力又留存得了多少,只能够重新夺舍一具身躯,到时候要多少时间才能够恢复到巅峰呢。

而李文轩这时神色诧异的望着这道血光,这倒是和魔道的血遁法有些相似,估计这家族得到魔门的些许功法,毕竟忍术可是五行遁术所衍化出来的,不可能会演化出魔门的这些东西。

只见剑光席卷不到几息的时间,血影同样是顺着别墅区向着郊区而去,一逃一追差不多是行驶将近百里的样子。

这时的血影逃窜到山岭中,寄生在动物的身上,不过每一段距离之后,寄生后的小动物周身的血液直接被血影所吸收,动物直接死去,这时候这影子也是换下一个目标。

就这样让他逃了将近两百里的距离,血影逃生术的速度才开始大幅度的下降,而李文轩这时候在一座寂静的深山里面堵住这道身影。

看着面前屹立,好似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黑熊,而柳田一龙隐藏在这黑熊的影子里,神色惊惧,眼中浮现出忐忑之色,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发现血影逃生术。

柳田一龙的直觉告诉他,李文轩应该是发现他的身影,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巧合的出现在他所附身的黑熊身上。

只见这时他目光看向李文轩身后的宮部琼花,宮部家族也算是大家族,但因为上古秘匣的原因,直接被灭族。她估计是从宮部家族藏书里面找到这血影逃生术记载,然后告诉李文轩。

这时的柳田一龙神色愤恨,但是不管他如何愤恨,今天他也是难逃一死,只见在这时李文轩操控着另外一柄柳叶剑。剑光席卷不到瞬间的工夫,整个黑熊直接被拦腰斩断,就连他身后的影子也同样如此。

“啊,我不想死!”

但是随着影子的斩断,在影子里面所隐藏的意志,也是随之化为灰飞消散,与此同时,远在大海上的倭国,一处隐秘之地。古老建筑里面,供养者一尊尊的牌位,在其中第二列的一尊牌位,刹那间崩裂!

“嘎吱!”

随着这道牌位的崩裂,边上看守的身影神色忐忑,眼中充斥惊惧之色,看着崩裂的牌位惊恐道:“怎么可能,柳田长老的牌位崩裂了,柳田长老死了!”

只见这时他快速向着某个地方而去,在一座宏伟建筑面前,看着来报之人,守护人员顿时放他进入,这道身影神色忐忑的看着面前的高坐在宝座上的身影道:“影主大人,柳田长老的命牌已经碎裂”

“嘎吱!”

“砰!”

就在开口的瞬间,只见高坐在宝座上面的那道身影,直接神色无比愤恨,抓着扶手五指曲张,整个扶手直接崩裂,金石碎裂,金粉随之飘散。

“滚!”

来报的黑衣身影连滚带爬的向着外面走去,而影主却是神色愤恨,逐渐收敛着脸上的情绪,最后陷入沉思之中,他派柳田一龙去找寻李文轩,同样为了收回上古秘匣,但是没有想到柳田一龙居然被杀了。

那么到底是谁出的手?李文轩他的背景,影主也调查过,虽然是修行之人,但这才多久,怎么可能斩杀超影级的忍者,在他身后绝对还隐藏着人。

同样是窥探天照大神的密藏是吗?不行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天照大神的秘藏,绝对不能有失,这可是天皇的陛下,死命提点的事情,但现在事情演变也没有办法,要是出事,就连他也难逃追究。

所以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得手,这时的影主站立起来,对着暗中的身影吩咐道:“传令下去,守卫天造山的人手,再增加十倍,日夜不停歇的守护,绝对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差错。”

黑影闪烁,嘶哑的声音回荡:“是”

而华夏驾驶着剑遁李文轩神色若有所思的对着身后的宮部琼花道:“关于上古天照密藏,你知道多少!”

就在李文轩问道的瞬间,只见宮部琼花神色极为震惊,但是很快神色沉默,毕竟影主的人找过来,现在暴露也是正常。

不到片刻思索,宮部琼花郑重的道:“关于这上古天照大神密藏,我们宮部家族所知道的也不算多,只知道要是没有上古秘匣的话,那么天照密藏绝对打不开!”

同时宮部琼花,将储物袋里面所隐藏的上古秘匣拿出来,李文轩望着在宮部琼花手中的上古秘匣,整个上古秘匣呈现出通红色,正上方浮现出一颗诡异的勾玉周边雕刻着无比扭曲的雕花,这个上古秘匣是个六面正方体,每一面都是刻画着一副画!

其他四方画面说的是天照的事迹,而在勾玉图画的对面,刻画着的却是长着八个头的巨蛇,赫然就是八岐大蛇!

这时的李文轩动用神识接触,只见在神识接触到的瞬间,所有图案散发着无比恐怖的威压,就好像神威如狱,在这股威压浮现而出的那个瞬间。

李文轩同样是神色极为难看的望着面前的山谷秘匣,凭借着他的意志抵挡着股威压,只见这时的他神脸色通红,其上青筋乍现:“不管你是什么人,我李文轩绝对不会臣服于任何事物!

而边上的宮部琼花也是被李文轩的变化所惊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要知道他们宮部家族在得到这个上古秘匣后,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发生变化!

但是李文轩不过看了一眼,却是发现现在这变化,难道这就是天意吗?

而李文轩在突破这股意志后,神色极为凝重的望着面前的上古秘匣,缓慢的伸手接过,只见这时的上古秘匣,再也没有刚才的那股神威如狱般的感觉,就好像平常的木匣子,但是体验过刚才那股威压的李文轩知道,这上古秘匣绝对不简单。

同时李文轩在将上古秘匣收入空间戒指后,看着面前的宮部琼花缓慢的伸出手,而在李文轩手指点过来的瞬间。宮部琼花同样神色极为惊诧,以为李文轩想要杀人灭口,但是想到他的力量,她根本就阻挡不了,毕竟影级忍者在李文轩面前不过是土崩瓦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