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柒已经到龙亭参见皇帝了,杨戬站在一旁,笑得没了影子。能有一个合理而且不扰民的挣钱法子,谁也不会愿意背负贼人的罪名。

赵佶有些哑然的看着刘柒送来的钱财。

“十万贯?刘柒,你这小子跑去打劫了不成?”

刘柒满脸黑线,当皇帝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口无遮拦,说自己的臣子打劫,你的脸上就有光彩了不成?

“回圣上,这是您当日一千贯钱的回报,具体的明细都在折子里面言明,刘柒深沐圣恩,哪里能行作奸犯科之事。”

赵佶愕然,有些尴尬的笑笑,随后就欢喜得不行,居然还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这太客气了,朕说过,那一千贯是你治水有功,赏赐给你的。”

“诶?莫不是小子记差了?不会啊,小子记性很好的。”

赵佶哈哈一笑,随后收了刘柒递来的单子,熟练得很。

“我就知道,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人,金使已经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对你大加赞赏,嗯,此举你有大功,我先记下,来日再封赏你。”

“此乃微臣的本分。”

赵佶洒然一笑道:“该有的赏赐朕从不吝啬,书院不错,将门的诸多大臣对你多有称赞,尤其是此次京师大水,学院出力最大,到时候朕也一并封赏。”

说完,赵佶又是叹气一口道:“如今,像你这样懂事的臣子是越来越少了,朕自然不会亏待于你。这些日子,你忙,朕也忙,都好久未曾出宫散心,哎....”

刘柒怔道:“官家莫非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赵佶扯扯嘴角道:“你忙着处理西水门的事情,不知道东南事宜,河北剧贼方歇,东南方腊又起,刘柒,你说朱勔此人,当真如此混蛋不成?”

刘柒顿了一下说道:“这个小子不知,这些日子,刘柒倒是听过一句歌谣。”

赵佶哦了一声,

刘柒摇摇头笑道:“想必都是一些贼寇胡说八道的一些大逆不道的话语,不足为信。”

赵佶拈了下短须,嗯了一声,坐下来说道:“无妨,你来说说,又不是你说的,朕赦你无罪。”

刘柒躬身说道:“官家您也不必发火,刘柒听了,就觉得是有心人造谣的,智者不听不信就是。

据说,有人从苏杭而来,说那里有一个地方,叫做东南小朝廷。

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如何让人相信?朱应奉是奉官家您的旨意,受官家您的皇恩,他如何会做那些混账的事情?所以,定然是有心之人造谣的。”

赵佶皱了皱眉,凝神半晌道:“嗯,你继续说。”

刘柒莞尔道:“还有就是一句谚谣,说什么,金腰带,银腰带,赵家世界朱家坏。”

砰!

赵佶愤怒拍掌,刘柒赶紧躬身。

杨戬见状,上前说道:“官家息怒,官家,就如刘柒所说,这些定然是某些心怀诡心的人所言,官家何必与那些魍魉小人发怒?气坏了身子可不成啊。”

赵佶长长呼吸几口,然后摆了摆手,让刘柒坐下。

“我不是对你,你小子虽然有些小心思,但是这里面的道理,你不懂啊。这是有人在欺朕!”

刘柒默然不语,有些话不能多提,皇帝有这么一个印象,已经足够。

也就在此时,一宦官从外急走而入,冷冷的看了一眼皇帝身边的刘柒之后,躬身说道:“圣上,太师蔡京有奏折进上,称年老,请辞官位。”

刘柒怔在原地,蔡京出手太果断了,此次花石纲的影响太大,蔡京在自己儿子前往江南之后,立即得到情报,然后迅速做出反应。

壮士断腕,不外乎如是。

下面该是谁了?哦,刘柒暗自一笑,也大概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嗯,准了。”

赵佶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同意。

那内侍微微一笑道:“官家,少宰王黼觐见。”

“宣他进来吧。”

内侍走出去了,赵佶转向刘柒说道:“今日便到这里,你先去一趟福宁殿,茂德旧疾复发,与上次一样,你去瞧瞧,嗯,不许瞎吟诗词。”

刘柒无语。

一个将房事描写得细致婉转的家伙,居然嫌弃自己?

皇帝果然是不要脸皮的。

刘柒暗暗腹诽,与杨戬一起走出大殿的时候,刚才的宦官正领着一身少宰服饰的王黼进来。

四人相对,杨戬笑眯眯的行了一礼,两人看一眼,没作回应。

杨戬呼了一口气,露出有些阴险的笑容。

“刘柒啊,你可知道这天下什么人最讨厌?”

刘柒笑着摇头。

杨戬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是某些自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而目中无人之人!”

平淡的看了一眼大殿之后,杨戬笑着说道:“你可知方才进去的是谁?”

刘柒继续摇头。

杨戬笑着说道:“大人物呐,一个是新进贵胄,越八阶而进少宰,一个更加厉害了,以后啊,你小子可得躲着一点,人家号称咱们大宋的‘隐相’,捏死你,便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果然是梁师成!

刘柒顿了一下说道:“无碍的,刘柒一个年幼少年,又不与他们接触,如何会得罪于他们。”

杨戬嘁了一声道:“这话说的混账,天下诸事,不是你不接触,就不关你的,就说帝姬的病恙,你上次与东宫说金丹有毒!嘿嘿,你可知道,这金丹是谁奉进?便是这梁师成!”

刘柒啊了一声作惊讶模样道:“这!杨内侍,小子可是实在不知啊,您可一定要救救小子,我哪里知道,这随口的一说,会得罪粱总管啊。”

杨戬哈哈一笑道:“慌张什么!此事我与太子都还未向圣上禀报,这些日子,圣上也无病恙,并未服用丹药。杂家这样跟你说,不过是要告诉你,让你早做准备,你不想得罪别人,可是别人对你可眼红得紧呐,西水门那么大的一片地方,你可知道距离谁家最近?便是这位新进少宰还有隐相梁师成!你在那里大发横财,人家会如此甘心了?不过,你小子也别着急,既然我已介入,任他们如何搞鬼,也休想动你分毫,必要的时候,哼!”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