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李文轩来到二楼之时,找准房间号,推开房门,就瞧见房门之中此时已经挤满了人。

“李文轩,你小子终于来了。”见到李文轩的到来,吴峰赶紧小炮过来,低声说道:“李文轩,我告诉你,你这出大事了,事情有些棘手,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我是安全局的人,对于这方面我是无能为力了。”

“恩,我知道了。”李文轩点点头,随即走向了病床旁边,瞧着病床之上已经昏死过去的一名女孩,李文轩脸色有些低沉。

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为之,但看这小孩的面容应该才十五六岁的模样,此时女孩那憔悴的模样,让李文轩看了都感觉心疼。

这些人还真是不错,为了栽赃陷害他,竟然不择手段的对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下手,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你是谁,你难道就是文轩药业的老板吗”病床旁边已经围满了人,这些人有老有少,毋庸置疑,他们都是这女孩的家人。

见李文轩到来,其中一位中年妇女擦着眼泪问道。

其实文轩药业自建立以来,其中的事一直都是洛碧蓉在处理,在外界,他就只是一个总裁秘书而已。

但此时瞧见这妇女眼神之中的悲痛与彷徨,李文轩心中难受,沉默片刻,微微点头。

“好啊,既然就是你,说,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们究竟有没有良心啊”

“药业造假,你们知不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我孩子本来只是喝了一瓶你们公司生产的药夜,结果就肾脏功能衰竭,如今医生说她已经挺不过一天了。”

“你们这些当老板的还有没有一丝良心啊,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当李文轩承认他就是文轩药业的老板时,这位妇女顿时就如同发狂的狮子般,不顾众人拦阻,一拳又一拳向着;李文轩胸口砸来。

李文轩肉身何其强悍,妇女这点力道,对他来讲并没有什么,但此时李文轩心中也不好过。

他并没有躲闪,就任凭妇女的拳头落在他胸膛,李文轩知道,妇女这是丧女之痛,她需要发泄。

最终,在嘶吼敲打李文轩半刻钟后,这位妇女此时声音都沙哑了,手掌也锤的有些发软了。

这时,李文轩才开口说道:“我能看看小朋友的情况吗”

闻言,不止这位妇女,其余女孩的家属本想拒绝,但当他们听见李文轩接下来的话后,便止住了尚在嘴中的话。

“或许我能有能力救好她呢”

“好,姑且看你要怎么做。”

最终犹豫片刻,一旁一直沉默不言的一位男子说道,这名男子头发花白,衣服上还带着一些水泥,显然这位男子是一位工人,同时,也是眼前女孩的父亲。

李文轩点点头,随即便坐到了病床之上,体内灵气已经悄然运转,灵气无形,缓缓探入女孩体内。

其实这男子等人也没指望李文轩能治好女孩,因为就连医生都让他们准备后事了,他们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有什么本事能创造奇迹。

主要还是几人对于女儿的不舍,觉的事已至此,不能放弃任何一丝希望,此时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几人不知道此时李文轩已经按照运转灵气感知小女孩的情况,他们只瞧见李文轩坐在病床上就那样看着女孩,一动不动,这让他们心中越发的绝望了。

心中如同有着一块大石压下,让他们穿不过去来。

“呼”终于,李文轩收回灵气,随即深深呼出一口浊气。

“怎么样,你有没有办法治好孩子”见状,那名妇女有些急切的问道,双眼之中满是祈求。

只是那名中年男子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他知道,李文轩这样一个老板,哪会什么医术,治好女孩就更加不可能了。

“还好时间不是很久,还来得及。”李文轩沉默片刻道。

“什么真的有救吗李老板,先前是我不好,求求你救救我家孩子吧”一听见李文轩有办法治好女孩,那名妇女顿时就对着李文轩跪了下来。

妇女动作很快,李文轩一时间都没回过神来,随即赶紧将妇女浮起来,道:“放心吧阿姨,您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搀扶起妇女之后,李文轩便叫吴峰给他找一些银针来,好在这是医院,吴峰不多时就手捧一个木盒进来了,木盒打开,里面是一套大小各异的细小银针。

“好,接下来你们别打扰我,我要为孩子针灸。”结果木盒,李文轩边动手取出几根银针边开口说道。

“真是胡闹,这女孩乃是患了急性肾脏衰弱,你现在居然要给她针灸,你是疯了么”

就在李文轩忙着取出银针之时,忽然一位带着厚厚眼镜的中年男子指着李文轩就是一顿骂。

这男子乃是这医院里一位颇有权威的医师,刚刚吴峰急匆匆过来借用银针,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便跟了过来,不曾想看见了这样雷人的一幕。

针灸只能用于治疗一些小毛病,他身为医院医师自然在清楚不过,而眼前年轻人居然要为这个患有急性肾脏衰弱的女孩针灸,这能有什么用,这简直就是疯了。

李文轩并没有理会那中年男子,而是自顾自的取着银针,此时只见李文轩已经拿出一根银针,将女孩反过来,推开后背衣服,李文轩作势一针就要落下。

“住手小子你有没有医生证,你知不知道穴位,你可千万别胡来啊”见李文轩手臂举起,那位中年男子不禁惊叫一声,作势就要过去制止李文轩的动作,可惜被一旁的吴峰挡住了身形。

“你干什么你们是安全局的人。应该知道没有这人只不过是一个年轻人,他根本不懂什么医术,他这样只会害那个孩子更快的脱离这个世界你知不知道”

被拦住身形,那中年男子真是快要气炸了,对着吴峰嘶吼起来,但吴峰却是丝毫不让,也没有回一句话。

见状,此时女孩的父母与一众亲戚也有些动摇起来,那医师说的没错,李文轩的确只是一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懂医术。

但若是就这样放弃,他们的孩子终究还是会殒命,思索再三,他们最终一咬牙,还是决定让李文轩1试试看。

“你他吗的是疯子吗快住手,你这样会害了孩子的,连医院专家都没有办法,你这样是乱来啊。”

此时李文轩手掌挥动间,又有着数跟银针扎在了女孩洁白如玉的背上,见状,这位中年男子更加的焦急起来,此时甚至都口出脏话了。

李文轩此时屏息凝神,没有关注外面的情况,随着每一根银针的落下,就会有着一股灵气被从银针中灌输到女孩体内。

外人看来李文轩只是给女孩扎针,但却没有人知道,随着一针落下,就有着一道灵气悄无声息的进入女孩体内。

李文轩这也不是乱扎,对于人身上的穴位,李文轩可是知道的清楚,他每一针,都是落在了一个穴位之上。

最终,在女孩背上扎了数十针后,李文轩这才止住了手。

“小子,你完了,你这样做分明就是乱来,你就等着坐牢吧”

见此时李文轩已经完工,那中年男子顿时知道想要阻止已经为时已晚,不由得冷冷望着李文轩狠狠说道。

李文轩没有理会这男子,反倒是自个儿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哼”见李文轩没有理会自己,那男子冷哼一声,此时李文轩已经完事,吴峰也不再阻止他按了,脚步一动,男子就准备上前观察女孩的情况。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