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师道看了几遍皇帝的圣旨,然后唉声叹气的颓然坐下,皇帝在欺负人,太欺负人了,就给一千贯钱,如何修得了偌大的西水北门?这女婿脑袋又疯了不成,还说要修成人间仙境?那污水沟纵横的地方?一千贯钱?

种师道打死都不相信这该如何实现,除非自己的女婿真是仙人,凭空变出一堆房屋。

“家里只有一万多贯钱财了,这还是你以前挣的加上帝姬上次送来凑在一起的。小子,老夫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洪水退了之后,百姓没地方居住,就会朝着你要房子,这差事谁都不愿意接的,你这家伙...唉....”

种师道觉得自己看错了自己的女婿,哪里有如此胡闹的嘛!

种须眉站在一旁倒是没什么意见,经过“圆房”之后,她对于自己的这个夫君是更加好奇了。尤其是这几天,她觉得夫君接下这差事,并非完全是胡闹。

刘柒也懒得理睬种师道的长吁短叹,自己专心的在白纸上面构图。

粱门到西水门之间的距离实在是长,西水门和万胜门之间是属于原来的瓦肆集中地带,戴楼门和卫州门连一条直线,这条直线到皇城之间,就是刘柒修建房屋的地方。

这是一片巨大的土地,修木房子的代价就有些太大,有了混泥土和水泥这东西,砖头就成了主要材料。

不过规划算规划,如今还是大水泛滥,不能马上实施,好消息是雨已经停了。

李纲高扎着衣袍,行走在抗洪的道路上。

东京的水网很发达,不仅是表面,还有地下水道。所以排泄洪水基本上不需要太多麻烦,只要河道没有淤积,这些都不是什么大事。

刘柒与李纲一起不过是加固了下河堤,然后挖了些沟渠,让淤积水流汇入河道,仅仅三天时间,东京城的水患已经全部解决。

大水过后的事情很麻烦,消毒是必须的,要不然因为这些细菌导致瘟疫的话,整个东京城都要遭殃。

板蓝根是个很好的东西,大锅大灶的熬着,然后石灰杀毒,这是没办法的,刘柒根本不知道后世杀毒的药方。发现死人就抬出去深埋,然后石灰盖上。

西水门这一片的穷苦百姓如今很懂事,大家很听指挥,胡归和燕回指挥着一群人在呼哧哈赤的挖坑,这就是在准备做地基。

烧砖烧瓦的商人很可恶,昂着脑袋就不降价,这显然是受了别人的挑唆,故意前来为难。刘柒戏谑的看着眼前一群人,也无所谓,正准备挥手打发人走,一个商人咬咬牙站了出来。

“小相公,若是薛某能以三成价格供应,那是否以后你出售手中的这个水泥的时候,带上我的砖石?”

这就是个聪明的,没有了以前高昂的价格,砖石必然会价格水涨船高,但问题是你必须能买得到水泥,如今水泥的技术就在种家的工匠手里,别人想买这东西,就必须要通过刘柒这一关,若是捆绑销售,砖石不难销售,甚至可能还会短缺。

“很好,不过你如果能够以一成价格供应,我这里还有个天大的好处给你。你看看,这是圣上御批,你免费供应,不仅能将这御批二子印在砖石上面,而且,我相信,你薛大善人的名号,也当响彻整个汴梁。”

广告效应啊,而且还能博得好名声,古代人对于名声显然是注重的,薛姓商人思索了半天,然后狠狠点头。

刘柒嘿嘿一笑,将那几个趾高气扬的商人全部赶了出去。只要刘柒构建的小区建立起来,刘柒相信,以后这三家的砖石生意,算是彻底要黄了。

能买到御批之物,谁会买普通的?

李纲在一旁冷冽着眼睛,知道薛姓商人欢喜的离去,才缓缓开口:“无耻!”

“诶?夫子此言差矣,你情我愿之事,如何能说无耻呢?”

刘柒副作用而言他,李纲气急反笑道:“能以圣上的名义卖钱者,天下就你刘柒一家。”

刘柒哈哈大笑着拱手道:“如此说来,刘柒也算是开启了先河,若是得幸,还能青史留名。”

李纲气哼哼的不想参与讨论,劈手夺过刘柒手里的图纸,皱眉看了半天,然后颓然叹气道:“东京城的富人们要完了。”

楼房是清一色的三城楼,很有江南的特色,青瓦白墙,小桥流水,水车悠然的旋转,花园里百花争艳,街道上绿荫蔓蔓。

“这道路中间为何要以低矮花草隔开?”

“有序的世界总是美观的,马车只能行进一个方向,这样就不容易造成拥挤,这片地方,是未来的商业中心,所以顺畅才是第一要素。而且,中间种上百花,春日的时候,也是一大盛景。”

刘柒已经计划好了,会在春天的时候进行售卖,那时候百花争艳,这里必然如同人间仙境一样。至于店面房是出租还是售卖,到时候还要另外估算。

东京城的房子很贵,豪宅随随便便的就是几十万上百万贯的,刘柒不敢想象这一批房子出去之后,自己能赚多少钱财。

有些坑啊,自己可不能单独赚了这么多,雨露均沾才是正理,得好好拉拢几个大头,皇帝已经是内定了的,这家伙若是知道会赚这么多钱而没有他的份,他会眼红到杀人。

太子赵桓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其他的人呢?周邦彦?小帝姬?

“唔,这是三千贯,给老夫留一栋。”

李纲不动声色的提前投资了,刘柒差点一口咬断舌根。

“先生,这些不过是商业住宅,到时候里面熙熙攘攘,尤其是娱乐场所这一片更是不得了,您这样的哪能住这里啊?文人不是都讲究清幽的么?”

“清幽个屁,老夫购买一所自己的住宅,难道不比在外面租住房子好看?还是你小子舍不得这几个钱财?认为老夫亏了你?哼,我自己估算了一下,这一栋房子的价格,造价不及老夫给你的一半,你这混蛋,以一成价格购买别人的砖瓦,坑害商贾,老夫...”

“行,谁说不行我将谁打出去!”

刘柒连连认怂。

大宋的文人呐,为何就这么讨厌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