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柒来到朝堂的时候有些不体面,浑身都是泥水浆子,水灾太大了,一开始只防御书院周围,最后河水越来越高,其他低洼处的积水就向着书院周围漫过来,于是乎河堤越筑越长。

种师道特意下令,让刘柒带着种须眉一起亲自前去前线指挥,种家工匠实验了多次的混泥土终于派上用场,大灾之中的百姓显得异常团结,妇人做饭,男人每天在书院学子的主持之下,到处奔波,这一刻,书院的学子们觉得很光荣,因为别人看他们都是一种崇敬的目光。他们是拯救这个世界的神祗!

杨戬笑眯眯的看着刘柒,也不避讳刘柒身上的脏乱,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刘柒的肩膀,然后走进大殿尖声说道:“圣上,刘柒带到。”

“让他进来吧。”

赵佶懒懒的开口。

杨戬吞吐了一下说道:“圣上召见得急,老奴是将刘大郎从河堤前拽回来的,浑身湿漉漉的,还脏的厉害,怕污了圣架,要不,先让刘大郎去清洗一下?”

赵佶呃了一声,然后笑骂道:“清洗个什么,他那猴子模样,清洗也是一样,就这样让他进来吧,也让东京县衙的府官好好看看,救灾之人,到底是如何模样!”

赵佶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杨戬诡秘笑着躬身后退。

一声长长的号宣之后,刘柒好奇的左瞧右看的走进大殿,一群朝臣见到刘柒的狼狈模样,想笑又不敢笑,赵佶高居尊位,轻声莞尔。

“刘柒,可还认得朕否?”

“诶?你不是?....”

“放肆!见到圣上,还不参拜!”

一个长须中年人愤怒而道。

刘柒愣在原地。

赵佶脸现不悦道:“刘柒原为庶民,不知朝堂礼仪,白卿不该如此苛刻。刘柒,你这身打扮,又是为何啊?”

赵佶对着刘柒眨眨眼,刘柒恍然,随后躬身行礼道:“圣上明鉴,刘柒于数日前便与圣上言道,天气异常,恐有变化。”

赵佶点头说道:“不错,朕当时也与诸卿言过,不过他们却说,此为正常现象。”

刘柒咧嘴一笑道:“居安思危乃为臣之德,刘柒虽是一介草民,却也知道,沐天子之德,行造福之事,刘柒深感圣上隆恩,不敢轻废,时刻准备为圣上效命。不像某些个人,尸位素餐,整日里只知虚溜拍马,真遇到事情,第一个跑的就是他,圣上,臣听闻,有些人的家眷已经送出城外,到城外寺庙,相信,他们是为天下百姓祈福去了。”

白时中,蔡京的忠诚的狗拖。

种家与蔡家本就是对立,刘柒不必给他们脸色。

在朝廷当中,站队就要严格,刘柒既然是种家的女婿,自然是要选择站在种师道的这边。

赵佶知道其中的一切,看着已经气得脸色发白的白时中,微笑着说道:“不许胡说八道,皇城司报告,这京师大水,就你书院周围治理得最好,如今大雨虽停,但是大灾也已经产生,河道崩塌,洪水泛滥,既然你有好法子,就与李卿一起前去治理,治理得好,朕有赏!”

赵佶这次倒是说得很果断,顿了一下之后又道:“刘柒治水有功,许特进,赐鱼袋,暂领鸿胪寺特使以及东京督造使,诸位卿家当为朕分忧,好好配合刘卿,退朝!”

皇帝走了,一群大臣眼色复杂的看了看刘柒,杨戬笑眯眯的走来轻声说道:“圣上命刘使君沐浴更衣,于文景阁见架。”

....

大宋官员的任命很任性,尤其是徽宗一朝,丝毫不要怀疑皇帝一句话的威力。

刘柒清清爽爽的穿着一身内侍服,跟在杨戬的身后。

文景阁在延和殿,阁楼对面就是龙亭,旁边就是金水河。

赵佶脸色忧虑的站在文景阁的窗子之下,看着波涛起伏的金水河,长长叹气。

刘柒站在赵佶的身后,这时候不能装傻,只能规规矩矩的。

“你这小子不老实,是不是已经猜到朕的身份?”

赵佶静了半天之后问道。

刘柒愕然,随后躬身大呼冤枉道:“微臣愚昧,是在圣上亲临学院之后才猜到圣上的身份,因为有些学子看圣上您的眼神不对,异常恭敬。不过微臣一想,圣上微服体察民情,定然有您的道理,所以,微臣斗胆,就装了几天糊涂。”

赵佶哈哈一笑道:“行了行了,我又未曾责怪于你。此次大水,你治理有功,以前京师大水,每次都是西水门那一片受灾严重,又是拨款又是修建,甚是恼人。此次你发动百姓自救,倒是个不错的法子。不过,大灾严重,到今天为止,河水还未退却,你既然未雨绸缪,可有想好对策?百姓的安置,又该如何?灾后又该如何治理?要多少钱才能办好?”

刘柒一愣,心里无语,要钱就等于是要这家伙的命一样,这吝啬的模样,刘柒也是觉得够了。

想了一想之后说道:“圣上,若是您信得过小子,小子便将这份差事接下来。西水门一片地亩宽广,但是却贫穷至极,房屋也是破烂不堪,此次大水,更是冲得厉害,与其拨款治理,倒不如全部推翻重新修建。”

“嘶!重新修建?那得多少银钱?”

赵佶眼睛一瞪继续说道:“眼下朕又要平乱,又要应付金辽,如何能一下子拿出来那么多的钱财?你这小子纯属瞎出主意!”

刘柒摇头笑道:“圣上,不需要那么多钱的,这样,您出一千贯,小子就当您入股了,往后要是赚了钱财,再给您相应分红如何?”

赵佶怔道:“你这小子失心疯了不成?还挣钱?一千贯?你就算胆大包天的糊弄朕,扯几匹麻木盖个帐篷,也不只这个钱财吧?”

刘柒飒然一笑道:“小子哪里敢欺瞒圣上您呐,您只要出一千贯钱,再予小子一道奉旨修建的圣旨,小子若是没完成任务,任由圣上处罚如何?”

刘柒快要发疯了,在帝国首都之内修房子居然会亏钱?这样的赚钱机会,要是被后世的地产大亨们知道,得跳起脚来骂赵佶是一个蠢蛋。

神秘的笑着接下圣旨,刘柒珍贵的揣入怀里,眼里一片光明,跟着皇帝的脚步果然就是好啊,这样下去,是不是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大宋的首富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