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这时的李文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着面前的夏洛蒂,转头望着边上的法斯特和斯卡拉,突然大笑道:“怎么你们以为凭借着这个就能够打败我吗?”

而夏洛蒂神色冰冷,丝毫没有被李文轩的话语所惊动,毕竟在她看来,现在的李文轩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毕竟凭借着他金丹期的修为,动用八岐大蛇妖丹和法器八尺镜,能够布置出这样的大阵,已经是极限了!

对此,冰冷的话语从夏洛蒂的口中传出:“能够布置出威胁到元婴期的大阵,你已经很了不起,但是我现在的力量却能够媲美元婴巅峰,我对于你的才华很欣赏,只要你交出八岐大蛇的妖丹,和三神器中的其他两件,至于这件八尺镜,我可以赏赐给你!”

在夏洛蒂开口的瞬间,只见边上的法斯特、斯卡拉,这时候面面相持,不过在他们内心都是浮现出担忧色彩,毕竟他们原本平起平坐,谁也奈何不了谁。

现在却发现夏洛蒂居然隐藏如此恐怖的底牌,同时他们神色庆幸又担忧,庆幸他们以前没有彻底将夏洛蒂得罪死。

本来夏洛蒂将底牌掀起时,他们庆幸能够在那恐怖大阵攻击下活下来!但是在听见夏洛蒂要招揽李文轩时,他们却高兴不起来,毕竟李文轩的布阵能力他们看在眼中,深陷其中就算是他们都会生死!

如果真的让李文轩加入夏洛蒂的阵营,那么或许前些年是相安无事,但是十年、二十年呢?

到时候膨胀的野心,再也不会让他们满足于现状,到时候不就拿他们开刀吗?毕竟资源是有限的,你多占点,他人就少一点。

所以在这时他们心中极为不甘心,但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他们实力不如人能够如何,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心中隐隐祈祷李文轩还有底牌,不要区服于夏洛蒂的淫威!

但是如果李文轩还有底牌,而夏洛蒂抵挡不了的话,那么他们不就危险了吗?所以在这时候法斯特、斯卡拉两人现在心情极为复杂!

而李文轩看着面前宛如冰之女神般的夏洛蒂,却是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哈,真的是可笑,自认为的大方吗?”

只见这时的李文轩,突然收敛着笑声,神色极为凝重的盯着面前的夏洛蒂道:“夏洛蒂,你实在太自以为是,你以为这就是我的全部了吗?”

闻言,夏洛蒂神色不可思议的望着李文轩,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有底牌。而在边上的法斯特,斯卡拉,同样是神色震惊的望着李文轩,面前这金丹期修为的李文轩,实在是大大超过他们的预料,如此实力,简直恐怖如斯。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不只他身为阵法师的能力,同时还有那层出不穷的底牌,这才是最为恐怖的,本来以为将他逼到极限,但没有想到这不过再次见识到他隐藏起来的东西罢了。

李文轩没有理会他们脸上呈现出来的神色,催动的八尺镜掉落在手中,随着周身灵力不断注入其中,同时他疯狂的运转法诀。

在他丹田内的金丹,在法诀的疯狂运转下,呈现出暗淡之感。因为灵力疯狂运转的原因,就连他身上的经脉都产生些许的刺痛,不过为了将他李文轩的名声打出去,这点代价还是可以承受的。

只见随着灵力不断潮涌,但是八尺镜却宛如饕鬄般只进不出,不过在八尺镜上所交错的那杂乱金纹,却是逐渐开始挪动,形成一道极为恐怖的复杂图案。

在那图案形成的瞬间,这时的八尺镜缓慢开始高升,屹立在李文轩的头顶,八尺镜那宛如小太阳般璀璨的身影,让夏洛蒂、斯卡拉、法斯特,心中颇为焦急不安。

因为他们都已经发现,李文轩现在正在全力将八尺镜催动,没有全力催动时至阴玄阳大阵就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那么全力激活的八尺镜,又会将至阴玄阳大阵的威力推到哪个层次。

夏洛蒂心中呈现出不好的预感,与此同时她脸色难看,眼中散发出不甘,决定抢先下手。只见在那瞬间,随着夏洛蒂周身灵力注入到她胸口那颗宝珠时,极为恐怖的威压开始弥漫,那股淡淡的威压却不像是其他灵威,而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威压,就好像神明般的存在。

极为模糊的虚影从宝珠中呈现而出,将夏洛蒂的身影包裹在其中,这道由着灵力所幻化而成的身影,呈现出女神姿态,但是面目模糊不清,在她手中虚影的权杖挥动,好似来自至高无上的声音,开始回荡:“冰雪天地!”

顿时,本来呈现而出的冰雪领域,在这股力量的交融下,整个天地就好似化为冰霜,冰霜成为这片领域内的所有一切。

但是这样的严霜却不能侵蚀李文轩周身一米的区域,这里被八尺镜的力量所包裹形成灵气盾牌,让他不受这股寒冰力量的侵蚀。

见到这场景,夏洛蒂心中不好预感越演越烈,她紧咬着牙关,不断注入的灵力,开始咆哮般涌入她手中的宝珠,女神虚影手中的法杖逐渐变幻,由着寒冰力量所凝聚而出的一柄长枪浮现而出。

这柄长枪由着绝对的冰霜之力所凝结而成,晶莹剔透的冰霜长枪,被虚影丢掷出去。长枪所到之处,万物随之冻结,一条寒冰栈道在半空中呈现而出,而这时李文轩看着飞掠而来的寒冰长枪,心中呈现出危机感,直接操控着八尺镜挡在面前。

“锵!!”

只见金石交加的声音咆哮而起,在这股声音回荡的瞬间,极为恐怖的寒冰之力逐渐弥漫,在李文轩周边由着灵力所凝聚而成的护盾上,凝结出一层冰霜。

这层冰霜慢慢的侵蚀,就好像要将护盾内的李文轩也冰冻在其中,但是随着李文轩手掌不断在八尺镜上勾动至阴玄阳大阵,只见在那一刻至阴玄杨大阵开始变换。

“至阳生阴,至阴生阳,阴阳流转,生生不息,阴阳长河,起!”

本来就在缓慢转动的太极图,这一刻更是转动到极致,只见在光柱中心,八岐大蛇的妖丹和火龙草,同样开始被至阴玄阳大阵抽取力量,两件灵物随着不断抽取的力量,变得黯淡下来。

无数条和刚才那样庞大,蕴含极为恐怖灵力的阴阳龙,再次浮现而出,数千条阴阳龙,遮天盖日般,咆哮遮掩着天地,聚拢在一起,化为黑白二色的阴阳长河!

在那瞬间,夏洛蒂神色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荡漾而来的阴阳长河,白齿轻咬着红唇,眼中呈现出不甘之色。

面前这咆哮而来的阴阳长河根本不是幻术,而是货真价实的,她的神识在警告他,要是真的陷入阴阳长河包裹中,就算是这颗寒霜宝珠也护不住他。

所以在这时夏洛蒂心中萌生退意,她神色不甘的望了李文轩一眼,但就算再不甘,却也拿李文轩没有丝毫办法,毕竟在这至阴玄阳大阵内,李文轩立于不败之地。

估计就算他们四人元婴修士联手,也不一定能够破开这道大阵,就算能够成功,估计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毕竟面前这由着数千条阴阳龙所交织而成的阴阳长河,实在是极为恐怖。

只见这时的夏洛蒂,手中再次由着冰霜之力而凝聚而出的冰霜长矛,直接被夏洛蒂向着天空丟掷而出,在她神识的操控下,向着至阴玄阳大阵的薄弱点而去。

“咔嚓!”

伴随着冰霜长矛穿刺在天空中,只见冰霜长矛就好像刺中什么,在长矛周边冰霜之力蔓延下,厚重的冰霜碎片崩裂下来,露出那熟悉的苍穹。

顿时夏洛蒂身影飞掠化为一道遁光,向着那苍穹而去,在边上的法斯特、斯卡拉,同样在夏洛蒂动手的瞬间,就知道夏洛蒂想要逃跑。所以他们早准备好,更是在夏洛蒂之前化为遁光,离开这至阴玄杨大阵的笼罩范围。

对此,夏洛蒂见到这场景,神色莫名没有说话,望着边上开始逐渐修复的大阵洞口。李文轩看着他们的离开,同样脸色极为苍白,心中松了一口气。

随着手指在八尺镜上沟动,只见数千道阴阳龙所汇聚而成的阴阳长河,再次进入到太极图中,太极图里面的力量逐渐返回到光柱里,随着力量的舞动,太极图开始缩小最后消散。

而被抽调的力量也是火龙草和,八岐大蛇妖丹里,只见本来暗淡下来的火龙草和八岐大蛇妖丹,随着这股力量再次注入其中,顿时恢复往日的光彩。

李文轩望着熟悉的苍穹,化为遁光回到宫殿中。这次事情真的极为艰险,要不是依靠着火龙草和八岐大蛇妖丹中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