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总给某些人以优待,赵楷显然就是一个开了外挂的家伙。这家伙的脑袋的确是聪明,而且,这是做一件事就想要尽量做到完美的家伙。

赵楷喜欢蹴鞠,操场上这家伙叫嚣得很凶猛,若是后世的国足有这样的精神和水平,刘柒觉得华夏进世界杯也不是一件难事。

唐宋以前的蹴鞠一般都是一种练兵的方法,到了大宋之后,几乎可以说是全民蹴鞠,无论男女,若是你不会蹴鞠,别人都觉得你不是一个正常的大宋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高俅的地位。

刘柒蹴鞠技术不咋地,半个宅男,要求那么多就有些过分。

不过这不妨碍刘柒对蹴鞠的激情,指挥着韩世忠跟赵楷对抗。

人果然不能太嘚瑟,人心的“黑暗”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赵楷在被韩世忠单挑过去之后,非常“不小心”的一脚,刘柒就呜哩哇啦的眼冒金花了。

“你这就是活该!”

周邦彦老神自在的在太阳伞下面饮茶,对于拿着冰块敷面的刘柒相当不耻。

“没事,晚上多给他布置点家庭作业,总能折磨死他丫的!”

刘柒呲牙,硝石制冰实在简单,周邦彦瞧着有趣,也有学有样的,得到了冰块之后,就高兴得像个傻子。

“这倒是有趣,你这小子,郓王大好的文士,就这样被你拐到书院里来了,如今帝姬也在书院,嘿嘿,小子,你所图不小啊!”

“看破不点破,大家都是文明人,能留点脸皮?”

刘柒不屑的撇嘴,这个天下,谁还没点小心思,自己所有的都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不像你们私底下下阴棍。

“早点说破也好啊,否则我这心里总是有点疙瘩。”

赵楷踢完了球,呼哧哈赤的跑过来,毫无形象的坐下,拿起冰水猛灌。

“若是你的学问都如此有趣,我不介意成为你刘柒进入朝堂的梯子,不过你这家伙,有点不安好心呐。”

刘柒一怔,周邦彦哈哈一笑,随后伸伸懒腰,嘟囔着自己要去备案了。

“金丹有毒的事情,茂德已经告诉我了,刘柒,你说我是否该想父皇揭发?”

赵楷似笑非笑的。

刘柒莞尔道:“这是你与太子之间的事情,刘柒不过一个小寺丞,实在不知。”

赵楷笑着摇头:“不,你知道的,而且你已经做出来选择,只是大哥如今还不信任你,迟迟没下决定,毕竟,梁师成是坚决拥护大哥为太子的啊...”

顿了一下,赵楷继续说道:“刘柒,你将我诱骗到书院,又教授各种千奇百怪的学问,是想让我沉迷于这些杂学之中,不与大哥争太子之位是吧?”

刘柒默然。

赵楷嘿声一笑道:“你别误会,我赵楷对待朋友一向无拘无束,咱们就当是普通的闲谈,说实话,我赵楷一向自诩聪慧,不过你这家伙啊,我是怎么看也看不见你的底,你这脑袋里,总有一些奇特的想法,让人沉迷啊。”

手里把玩着一个高跟鞋的模型,眨巴下眼睛。

“而且,你这家伙,实在很能讨女子欢喜。那抹胸我带回去给王妃,她很高兴,嗯,我也很高兴。”

刘柒洒然一笑,随后给赵楷倒了一杯自己制作的冰红茶。

“昨日的关系,会因为明日的不同形式而改变。没有一层不变的事物,有时候伤心于友情的破碎,其实回头想想,它从来就没有坚强过。

刘柒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人会在意我的生死,所以我必须自己去争取。

你说得对,刘柒是想要保太子之位的,就是不知道郓王是否会成全刘柒?”

赵楷一声长笑,洒开衣摆,说道:“好,够爽快。赵楷就喜欢如此直接之人....成全与否,并非看吾心意,而是看你的本事,你既然能将我骗来书院,那刘柒,你可就要好好的继续骗下去,好好展现你的本事,让本王好好领略你的风采!”

“敢不从命!”

刘柒微微一笑,昂首千丘!

.....

小荷在仔细的给刘柒着装,崔念奴送信过来,郑居中邀请刘柒参加一个宴会。

这算是刘柒来到大宋之后的第一次宴席。

崔念奴的马车停在将府之外,种须眉犹豫了半天,在刘柒踏出房门的时候说道:“夫君还是坐将府的马车前去吧。”

刘柒洒然一笑,点点头说道:“好。”

崔念奴笑嘻嘻的看着刘柒登上将府的马车,也不说话,放下车帘子,当前引路。

都住在城西,路途倒是不远。

来到郑府的时候,门子很是客气的将人领了进去。

郑居中一身闲适衣裳,言笑晏晏的正与人说话,看见刘柒进来,笑呵呵的站起身来。

“来来,将明啊,老夫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老夫口中所言的少年天才,将府高婿,刘柒。以后同朝为官,当相互照应才是。”

刘柒笑着施礼,只是抬头的时候,就忽然愣住。

“哈哈,郑师,学生可是与刘寺丞见过一面了,少年才俊,圣上亦是多有口夸。”

伸手不打笑脸人,刘柒微笑拱手行礼,没成想到,郑居中会将自己与王黼同时邀请而来,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那是,若非刘柒无甚才华,老夫如何能招他为弟子?”

“嗯?竟有此事?哎呀,这是将明的失察,忘了恭贺,改日,改日将明定然摆宴。”

刘柒闭嘴不言,看着两人耍着官场的虚话。

此时崔念奴已经调好了琵琶,轻轻拨弦,声声悦耳。

王黼转眼过去,眼睛发亮道:“好,崔大家果然是音律大家,大赞!”

郑居中拈须笑道:“嗯,京中音律有如此造诣者,屈指可数,怎么,将明莫是心喜?”

王黼笑道:“心喜也要有人割爱啊,刘贤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意有所指的看着,刘柒微微一愣。

“割爱谈不上,崔大家并非刘柒所有,自有她自己的去留。”

“哦?~哈!那若是刘贤侄所有呢?贤侄是否愿意割爱?”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